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公務出國報告資訊網

:::
現在位置 出國報告詳細資料

出國報告資料

困難感染症的新治療策略---如何回復失調的免疫功能以治療罹患後天免疫缺陷成年人之困難感染症

瀏覽人次: 32

a【基本資料】

系統識別號: C10801666
相關專案:
計畫名稱: 困難感染症的新治療策略---如何回復失調的免疫功能以治療罹患後天免疫缺陷成年人之困難感染症#
報告名稱: 困難感染症的新治療策略---如何回復失調的免疫功能以治療罹患後天免疫缺陷成年人之困難感染症
電子全文檔: C10801666_1.pdf
附件檔:
報告日期: 110/08/17
報告書頁數: 19

b【計畫主辦機關資訊】

計畫主辦機關: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
出國人員: 出國人員名單
姓名 服務機關 服務單位 職稱 官職等
鄭琬豑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 內科部 主治醫師 其他
出國期間: 108/06/17 至 110/06/16

c【其他資料】

前往地區: 美國;
參訪機關: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Bethesda, Maryland
出國類別: 進修
關鍵詞: 漫性非結核分枝桿菌感染,抗干擾素γ自身抗體
備註:

d【分類瀏覽】

主題分類: 醫療保健
施政分類: 研究發展

e【報告內容摘要】

易罹患分枝桿菌感染的孟德爾易感性(Mendelian susceptibility to mycobacterial diseases, MSMD )可導致瀰漫性非結核分枝桿菌感染(disseminated nontuberculous mycobacterial diseases)。 2004 年,一研究在成人中描述了由中和抗 IFN-γ 自身抗體(neutralizing anti-IFN-γ autoantibodies)引起的類似免疫缺陷綜合徵。抗干擾素γ自身抗體已成為臺灣成人發病免疫缺陷的眾所周知的原因。最近,在一名罹患慢性瀰漫性伯克霍爾德氏菌(Burkholderia gladioli)感染的柬埔寨婦女中,找到了一種更為罕見針對白細胞介素 12 (IL12) 的自身抗體(autoantibody against interleukin-12)。當我去 美國NIH 進修時,我被交代的任務是研究這個病人。我發現該患者的自身抗體不僅中和IL12,還中和了IL23。細胞激素 IL12(p35/p40) 和 IL23(p19/p40) 都擁有相同的次級構造(p40)。之後,我定義了這些具有抗 IL12且也能中和 IL23 的自身抗體,對臨床疾病的重要性和影響程度。再者,在1250 名罹患有胸腺瘤或嚴重感染的病患中,我篩檢其是否帶有抗 IL12 的自身抗體。然後,我在帶有抗 IL12的自身抗體組,和未帶有抗 IL12 的自身抗體的多種對照組(包括罹患胸腺瘤患者、感染症患者和健康對照)中,測試其是否帶有抗 IL23的自身抗體。在 1250 名病患中,有 65 名 (5.3%) 帶有抗 IL12 的自身抗體,其中在 1102 名有接受偵測抗 IL23 的自身抗體的病患中,有 36 名 (3.3%) 帶有抗 IL23 的自身抗體。 在30 名有血漿檢體保留可用於細胞功能評估,且帶有抗 IL12 的自身抗體的患者中,僅有26 名 (87%) 可用其抗 IL12 的自身抗體中和 IL12作用,且 其中10 名病患雖然帶有抗 IL12 的自身抗體,確沒有發生伺機性感染。在這30 名病患中,其中14名 (47%)病患帶有抗 IL23的 自身抗體,可中和 IL23,且這些人都罹患嚴重的分枝桿菌、細菌或真菌的伺機性感染。在剩下16位(53%) 未帶有抗 IL23的 自身抗體的病患中,6 位發生與抗 IL17、IL22 或 IL28 的自身抗體相關的局部感染,而 另外10 位既沒有發生感染,也沒帶有抗IL17、IL22 或 IL28的自身抗體。我的研究結果顯示,我發現可中和IL23的抗 IL23的 自身抗體,其與嚴重且持續感染密切相關,並可在 47% 帶有抗 IL12 自身抗體的成人中檢測到。在不存在抗 IL23 或其下游的作用激素、IL17、IL22 和/或 IL28 的自身抗體的情況下,中和抗 IL12 的自身抗體與病患發生的感染無關。我還發現了兩名只有抗 IL23 的自身抗體,且罹患中樞神經系統感染的病患。因此,我在過去兩年的貢獻是發現了新的抗 IL23 的自身抗體,這些抗體展現了人類對細胞內和細胞外感染的易感性的一種過往未曾描述過的機制。 除此之外,由於 10% 的新冠(COVID19)重症患者俱有抗干擾素-α 自身抗體,令人驚訝的是,一些患者在不存在這些抗體的情況下,亦可中和抗干擾素-α。 因此,我懷疑他們有針對抗干擾素 α 受體 1 (receptor 1, 這是抗干擾素-α/β/omega 配體[ligands]的常見受體)的抗體。 在兩個罹患嚴重 COVID19 的病患中,藉由使用高通量蛋白質組學測定(HuProt high-throughput proteomic assay),證實了我的懷疑。很可惜,我沒有時間在兩年進修結束之前,對這些抗體進行更進一步功能表徵的研究,研究過程及發現請詳見(附錄)。